当前位置首页 >> 月旦春秋 >> 正文

揭秘极限2幕后故事孙红雷是大写的意外_dxb.120ask.com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5-7

新京报7月12日报道 上周日,第二季《极限挑战》在东方卫视收官。本季《极限挑战》在12期节目中制作了12个各具风格的主题:其中,首期节目孙红雷和张艺兴用一次世纪相会告诉观众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总有一个人,值得你去天涯海角;第三期节目,被大家淘汰的孙红雷和王迅成为了完成下一步任务的关键人物,观众们感受到的是开头好猜,但结局难料。命运就像盒子里的巧克力糖,你永远都不知道会拿到哪一块;第七期节目,为获得打开箱子的密码,孙红雷勇敢挑战跳楼机;第十一期节目,正因为人生不可能从头再来,所以才更要珍惜当下,珍惜眼前人,珍惜兄弟情。每一期主题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针对《极限挑战》每一期的剧本如何确定,带明星去实拍之前会做哪些安保工作,有没有可能将多余的花絮单独放在网上播出等问题,本报记者专访了节目总导演任静以及艺人总监陈茜。

导演组(总导演任静)

看这六个人和周围的人发生意外,是最好的

1.因为嘉宾都比较飞,每次设计剧本的时候有几套备用方案?

剧本一般都只是有个大的框架,有个大概的预测,然后有三四种可能的方向。因为节目中的意外还是挺多的,比如《暗战》它给砸了。在厦门的时候,我们也没想到孙红雷会装成老人故意摔倒,这个也是在我们意料之外的,但他就是想看下路人对一个摔倒老人的看法,其实这是特别好的。

2.节目里路人的反应都比较好,但像这种真实记录的状态(比如去地铁)需要提前做大量安保措施吗?

有安保。一个艺人会配三四个安保。像去地铁录制,我们之前是不打招呼的,上去就直接拍。后来我们也会和地铁站提前打招呼,也确实聚集了一群人还有拿着摄像机拍摄的也会被监控器拍到。但具体艺人能几点到哪一站地铁,这些都是控制不住的。其实艺人也是很有经验的,我们一般去拍摄就是两个摄像,加上收音师,一个很小的团队,如果遇到粉丝很多的情况,艺人自己会帮我们组织,黄磊孙红雷都这样做过,会跟大家说,我们先拍摄,劝粉丝先离开。

3.粉丝普遍反映花絮很出彩,有没有考虑除了《我爱挑战》里的花絮外再单独做一个花絮分享的平台?或者把每期的花絮彩蛋放更多点?

其实好的花絮都在《我爱挑战》里了。就算拍一天的素材,很多也是没有意思的、走流程的东西,过犹不及,一些无聊的内容也不想让大家看。一般剪辑我们是会分几个步骤,拍一天十几个小时的素材,初剪成九个小时,然后贵阳有几家治癫痫病医院再继续剪成八小时、五小时、三小时、120分钟、100分钟直到最后的90分钟,这其中编剧是需要重新梳理编剧架构的。从100分钟到90分钟的剪辑是最难的,实在删不下去了,我们会找观众和粉丝来测评,根据他们的反馈来剪。SMG有专门的观众测评系统,测出来的结果和最后收视非常接近,我们也会安排一些粉丝提前看片。

4.设定剧本时最难的环节是?

意外。我们希望可以让嘉宾和观众都感到意外。导演组和明星也是斗智斗勇的过程,我们会反过来先想他们会猜测我们要干吗,然后我们就绝对不那么做。

5.会不会时常需要在录制现场根据情况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临时改剧本?那个总出镜的总导演在嘉宾分组的时候是看心情四处游窜吗?

我们从来不规定剧本一定要干吗,看这六个人和周围的人发生意外,是最好的。出镜导演是这样,我们有两个总导演,一个是我(女生),还有一个总导演严敏是个男生,拍摄时如果艺人分成两组我俩一般会一个人跟一个组,如果是三组就再加上一个编剧,然后大家在工作群里互通消息。因为本身《极限挑战》是一个纯男团的节目,所以出镜就让男导演做好了。

6.从第一季就说要放网络版,现在还是只有电视版。网络版究竟会不会出啊?

这是一个商务问题,要看具体和网站谈的情况。我们也想过要做一个导演版的加长版,但又担心太长了,觉得还是留点念想最好。

7.每一期的主题是怎么确定的?一般确定主题时会遇到哪些困难?之后主题会更丰富吗?[粉丝想看荒岛求生、侦探、复仇者联盟等主题的]

我们有很多本子,有的也不成型,执行起来有难度。比如本子里涉及上天下海,执行组要考虑可实行性,不可行就得根据现实情况换方向。粉丝想看的孤岛求生也是我自己特别想做的,但选择地点要合适,这个地方还得支持拍摄,所以也并不是所有的主题都能拍成片。我特别想知道粉丝都想看哪一些主题。

8.第二季基本上一集一个新模式,这样的想法会保留到第三季吗,还有第三季会继续出现烧脑模式吗?

第三季肯定会有新东西,现在还不能说。

9.到目前为止,因为剧情的突然改变,节目组一共浪费了多少费时费力费钱搭建起来的道具?

我们从来不浪费,比如拍摄有的时候拍的时间长,从早上八九点拍到凌晨,有的时候下午三四点就能收工,但是一集的片长只有九十分钟,所以(拍摄内容)只能有取舍。但我们不会浪费一分钟素材,其他有意思的内容我们会放在《我爱挑战》里播出,而且《我爱挑战》是没有固定时长的,好的内容多就时间长一点,少就短一点。

10.黄磊和孙红雷,谁更是导演组噩梦?

每个嘉宾都很nice,我们也很享受和他们斗智斗勇的过程。

11.看着辛苦做出的道具被颜王一秒拆掉,什么感受?

习惯了。之前有一期砸冰的,我们导演去实验要砸二十几分钟,结果孙红雷三分钟就砸碎了,当时我就默默看了那个导演一眼。因为节目中明星要做的项目,比如爬绳、翻墙、蹦极,我们都会找导演去先试验一下,我们把执行组的做这项工作的导演叫做功勋导演,因为毕竟有一定的危险性。

12.基本问题:整个团队所有组加起来多少人?导演组如何分配?第三季一定还是原班人马吧?第三季会有新的玩法吗?

整个团队200人,包括跟明星的导演组、执行组、制片组、后期组、道具组、特效组、服装组,光是摄影我们就有癫痫小发作时如何急救七八十台机器。

第三季我们已经在聊,而且明星都把自己当成一个team。至于原班人马,我不能把话说满了,但他们真的比我们还着急,总问第三季什么时候开始拍。

13.粉丝们都觉得独播的形式很不好,有没有考虑第三季可以在B站观看呢?

这依然是一个商务问题,我们也希望尽量可以促成。

后期组(总导演代答)

有几个导演是B站大神

14.你们到底是不是全B站大神?粉丝求分享后期组导演的B站账号

有几个是。作为总导演我不能厚此薄彼,给你们谁的账号合适呢?

15.《流星花园》那期,把王迅倒立时后面的俩人抠掉花了多长时间?

大概一下午。

16.尤其第一集配音听到很多二次元的歌曲,特别是日本动漫,求认识这一期的后期导演。

贴吧里应该有人整理吧。没有具体哪个导演来做这个工作,大家都会找合适的二次元歌曲,群策群力。

17.基本都是要给后期组表白的,想对粉丝们说什么?

我下午会看到他们,一定会转达给他们。

18.觉得哪个嘉宾的后期可玩梗最多?最能激发你们的灵感?

每个人在每一期都有不同的状态。

19.哪期花的后期时间最多?流星花园那期吗?

对,流星花园(见上图)。因为这一期是剧中剧的效果,本身要剪成两个空间,一个剧中的空间,一个拍摄空间,所以后期也是平时两倍的时间量,一共后期时间大概一个月。

20.想看后期组的硬盘,有没有考虑以后在B站设置个鸡条后期组的吐槽站,把没来得及放进成片的东西按照个人意愿放出来,已经准备好投币。

不能吐槽。这几个嘉宾都非常信任我们,本身导演组也不会准许抛出所有的内容,大家能看到的内容一定是对嘉宾、对节目都好的内容,无序的不一定是好的。我们对后期的管理非常严格,绝对不能把什么都抛出去,这样嘉宾也会对我们更加信任。

21.最怕做什么样的后期?(嘉宾没梗为凑节目节奏硬得自己后期导?)

围观的人太多了,这样现场很多东西都拍不到。去年在南京那期也是,现场粉丝太多,我们要先把他们劝走,再拍,这样的拍摄一定会打折扣,后期就会不理想。因为有的内容可以补,有的就补不了。

艺人统筹组(艺人总监陈茜)

邀约嘉宾的难度没那么高

22.嘉宾平时私下里相处也是像三精和三傻这样的吗?谁私下跟节目中的人设差最大?

私下生活里没有三精三傻。他们私下就像六个大男孩,一起玩一起喝酒聊天一起想坏点子搞怪,我们有时看他们玩成一团幼稚极了,经常会感叹,当初怎么就把这六只凑在一起了呢?

差别最大应该是红雷,私下人十分nice,也十分会心疼人,包括对工作人员、粉丝都很好。

23.极限挑战很少请外邀嘉宾,但每次请外邀嘉宾时阵容都很齐整且咖位都很大,比如最后一期的蔡依林、庾澄庆、林俊杰这种一线咖是不是档期很难凑?外邀嘉宾时最难的环节是什么?

六个哥哥档期原本就十分难调两会看点:家里有癫痫患者的朋友注意啦!,我们都是提前很久就把档期预留好,定了之后就不能再有变动,因为一旦变动会牵连其他人后续很多很多的变化。所以,极限的录制时间是定死的。有好多明星都很喜欢看鸡条(鸡条=极挑(谐音)=极限挑战),每次在其他场合见到他们都会眉飞色舞地跟我们描述节目中的环节,所以就鸡条而言,邀约嘉宾的难度显然没有那么高,最难的是调出和我们录制一个时间的档期来,因为这个,我们还是错过了很多理想的嘉宾。当然现在的嘉宾也是非常不错,我们节目在邀请嘉宾的时候,会有一个很重要的衡量标准,就是一定要舒服,让六个MC(嘉宾)舒服,让嘉宾在节目里也舒服,这是合作的大前提。当然,也会有中途又改变主意不敢来的,可能是怕被玩坏吧。

24.能否透露下嘉宾之间是否真的有因节目效果而私下真生气的时候?

录制过程中难免会有一点点不开心的,但他们真的一转头又忘了。真兄弟之间不会计较那么多情绪上的事情。鸡条就像这六个哥哥的孩子,他们和节目组一起孕育它,陪伴它长大,哥哥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事,好的坏的开心的悲伤的都有,以至于我们每次录制节目就特别开心,像是过节又像是家人团聚,有了这样的大氛围,您觉得生不生气这事还重要吗?

25.几个人当中谁的档期最难调?

这一题太难答。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友情提示:
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内容仅供参考,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我们联系,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